官方网站:38505.com

上亿年的“宝贝”被烧成砖头?古生物化石该如何保护

上亿年的“宝贝”被烧成砖头?古生物化石该如何保护

详细介绍

原标题:上亿年的“宝贝”被烧成砖头?古生物化石该如何保护

  红砖厂旁边裸露的石层里,三叶虫、角石等几亿年前的化石随处可见;路边其貌不扬的小山坡,随手一挖便是上亿年前的古生物化石;几千件收来的鱼龙、海百合化石堆放在地下室一直没有得到修复,975人人影视,一些化石逐渐风化……

  贵州古生物化石资源丰富,素有“古生物王国”之称。全省沉积地层发育齐全,分布广泛,蕴含大量古生物化石,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近期调查发现,贵州省级地质公园青岩古生物化石群、乌当遗迹地等重要化石群、地层剖面遭到破坏。

  专家和基层干部认为,可充分调动专家力量,加大投入,合理开发化石资源,建立相关古生物化石博物馆和科普、研学基地,探索“石旅结合”,开展建设性保护

  几亿年的“宝贝”随处可见

  小山坡上稀稀落落地修建了几栋民房,村民在这里生产生活,饲养牲畜。山坡岩层表面因为风化变得酥碎,很难与重要的古生物化石群联系在一起。

  但是当你在裸露的岩层随手一挖,便有可能挖到上亿年前的古生物化石。这里是贵阳市青岩古生物化石群,也是贵州省重点古生物化石产地。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地球科学学院地球生物系教授童金南介绍,青岩古生物化石群由13个门类组成,已发现214属419种,是古、中生代之交,生物大灭绝后的生物复苏-辐射最为典型的海洋无脊椎动物群,其丰度和多样性全球罕见,代表地球历史时期的第三次大辐射。这些信息不仅有助于研究二叠纪末生物大灭绝后的生物复苏,而且也是探索当代海洋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构建的源头。

  “地球上最大的一次生物大灭绝发生在2.5亿年前,随后的生命大爆发经历了1000万年,而全世界目前唯一能找到这次生命大爆发证据的遗址,就是青岩古生物化石群。”童金南说,他于2016年到贵阳考察研究发现,伴随着城市建设发展,青岩古生物化石群已经大面积消失,仅剩棒头坡一处,但至今未得到有效保护。

  贵州省自然资源厅矿产资源保护监督处调研员王红梅告诉记者,青岩古生物化石群是指产于贵阳青岩地区青岩组中所有生物化石的总称,它以双壳类、腕足类、菊石类为主,包含有六射珊瑚、牙形类、海绵、腹足类及陆生植物、藻类等多门类的化石群。

  王红梅表示,青岩古生物化石产地2006年就已列入花溪省级地质公园,但由于面积过大,管理上相对粗放,没有专门对化石产区坐标进行矢量化。另外,此地位于青岩镇中心区域,受青岩玉带湾畔安置房和青岩双狮路市政工程项目影响较大。

  在棒头坡一带的山体上,记者看到,有三处移民安置房建在化石产地上。“涉及村民用地的拆迁补偿,相关工作流程较长,目前当地正在组织兑付土地、房屋补偿工作,补偿兑现后,可立即进场进行环境整治和剖面清理。”王红梅说。

  近日,记者在其中一处民房房主刘先生处了解到,补偿款项已经到位。“土地和房屋的补偿款已经收到,东西正在陆续清理,近期准备搬走了。”刘先生说。

  位于贵阳市乌当区的一处奥陶纪古生物化石组合,是贵州大学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的野外实践基地。该学院讲师兰天告诉记者,这里原本有6条完整的地质剖面,但是由于缺少保护,目前只剩3条了。

  “这里发现过软体动物的化石,它们本身的身体是软组织,以化石的形式保存下来的概率很小,生物的软组织能够保存下来,这是它的难能可贵之处。”兰天说。

  记者在现场看到,受到当地生产生活影响,岩层表面风化严重,而在不远处,两条地质剖面已经被房地产项目覆盖。兰天对此表示惋惜:“地方发展确实会逐步挤压化石群的空间,如果剩下这3条剖面也没有了,我们的实践基地又得换地方了。”

  王红梅表示,隧道建设、垃圾填埋场和房地产项目等都不同程度对地层剖面造成破坏。

  化石保护“既缺巧妇又缺米”

  记者调查发现,资金、人才和保护意识欠缺,给重要化石群的保护带来困难和挑战。

  化石太多导致“轻重难分”,保护意识欠缺。在贵州一些化石资源较丰富的地区,工程建设中挖出化石屡见不鲜,加之地方部门缺乏专业知识,无法识别化石重要程度,保护意识逐渐淡漠。

  记者在黔东南州凯里市凯新红砖厂发现,这里蕴藏着大量志留纪时期的古生物化石,三叶虫、角石等化石随着该砖厂取石造砖而暴露出来,随处可见,很多化石随着杂石已经被烧成了砖头。

  童金南告诉记者,如此大量的化石集中在这里,就算没那么重要,全部被烧成砖头,也着实可惜。